LinkedIn创办人霍夫曼: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事业,精进专业

LinkedIn创办人霍夫曼: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事业,精进专业

传统的职业生涯发展路线已不复存在,以前世代享有的传统专业发展也成了过往云烟。你无法再期待雇主出钱训练你精进沟通技巧,或拓展你的专业技术。现在即使是基层员工,公司也预期你到职时就马上胜任工作,或学得很快,几週内就进入状况。无论你是想学新的技能,或想在工作上表现得更好,训练与投资自己,现在都变成你的责任。

公司不想投资在你身上,部分原因在于你不大可能承诺留在岗位上好几年,你这一生会换好几个不同的工作。以前雇主与员工之间有长期协议,以终身雇用换取终身的忠诚,这种协议现在已由绩效导向的短期合约所取代,劳资双方会持续检讨是否续约。诚如畅销书作家丹尼尔‧平克(Daniel Pink)所言,专业忠诚度现在是在你的人脉之间「平行」流动,而不是「垂直」流向你的老闆。

传统职业生涯发展路线遭到推翻,原因至少和全球化和科技化这两道交互影响的宏观力量有关。你可能觉得这些概念言过其实,但它们的长期效应其实都被低估了。科技让许多工作得以自动化,这些工作以前需要辛苦学习知识和技能,包括高薪的白领工作,例如股票经纪人、法务人员和放射师等。

科技也创造了新工作,但创造新工作的速度通常比取代工作的速度还慢,而且新工作需要的技能通常更高深。即使科技没消除或改变许多产业所需的技能,至少它让公司更容易把工作移到海外,让全球各地的人来跟你抢工作,连带压低了你的薪水。贸易与科技并非在一夜间出现,也不会很快地消失,但我们的就业市场已经永远改变。

所以,忘了传统的职场认知吧!游戏规则已经改变。「预备、瞄準、发射」已经被「瞄準、发射、瞄準、发射」取代,等到失业或对工作不满才找工作,已经被随时关注机会、创造机会所取代,安排社交互动也被聪明地打造人脉所取代。

了解新职场规则、拥有全球经济新职能技巧的人,和紧守旧思维、依赖普通技能的人之间,落差愈来愈大。问题是,你属于哪一种?

改变带来新机会,同时带来挑战,现在需要的是自创思维。无论是在 10 人的小公司、跨国大企业、非营利组织、政府机关工作,若想把握新机会、因应当今职场生态的挑战,你必须像经营新创企业一样思考和行动。

为什幺要把职业生涯当成新创企业来经营?因为创业通常是在资讯相对匮乏、时间紧迫、资源受限的条件下做决定,毫无保障或安全措施,必须承担某种程度的风险。

竞争对手不断在变,市场也在改变,公司的生命週期相当短暂。创业家经营、拉抬公司成长的情境,跟现在我们每个人经营职业生涯所面临的情境非常相似。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,资讯有限、资源紧绌、竞争激烈,这个世界瞬息万变,你投注在单一工作的时间正在缩减,这表示你需要随时调整应变,如果不调整,万一失败时,没人会理你,雇主或政府都不会。

创业家正面因应这些不确定性、变化和限制,他们盘点资产、理想抱负和市场的实际状况,以发展竞争优势。他们拟定可反覆尝试的计划,在业界四处打造宝贵的长期人脉,积极寻找并创造突破的机会,妥善管理并承担风险。创业家善用人脉取得商业情报,以因应艰难的挑战。

他们从酝酿新点子那一刻开始就这幺做,即使公司从车库起家发展成有好几层楼的大企业也还是如此。在当今的世界中,想在专业上大放异彩,你需要採用同样的创业技巧。

这些技巧在职业生涯的任何阶段都很宝贵。无论你刚踏出校门,或已经工作 10 年,或追求下一个大转变,或想在未来展开全新事业,都迫切需要这些技巧。无论公司的规模变得多大,都会以灵活、应变的方式来维持创新优势。史蒂夫‧贾伯斯(Steve Jobs)说苹果是「世界上最大的新创企业」;同理,你需要保持年轻和敏捷,永远像个新创企业。

我(霍夫曼)2003 年跟朋友一起创办了 LinkedIn,目的是连结全球的专业人士,让大家变得更有生产力、更成功。截至 2011 年 5 月公开上市为止,LinkedIn 累积了 1 亿以上的用户(截至 2015 年底有 4 亿用户)。在经营 9 年之后,我从各行各业专业人士经营职业生涯的方式中学到许多,包括如何与值得信赖的商业人士联繫、如何找工作、分享资讯、建立网路身分等。

从 LinkedIn 的庞大专业系统中,我和同事了解到最抢手的技能、产业趋势、如何发展坐拥众多机会的职业生涯等。我也了解到哪种方法会成功、哪种会失败,哪种技巧有效、哪种无效,同时我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情,刚好与我的另一项兴趣「投资」有关。

身为执行董事长,LinkedIn 是我的主要正职,但我也投资一些新创企业。身为早期投资人,如今又是 Greylock Partners 的合伙人,我投资过上百家公司,有机会帮助一些优秀创业家扩大事业规模。

比方说,我曾和网路游戏公司 Zynga 的执行长马克‧平卡斯(Mark Pincus)对社群游戏的策略进行脑力激荡,也曾和凯文‧罗斯(Kevin Rose)在他的手机应用程式公司 Digg 及 Milk 思考行动网路的未来,并和麦特‧佛雷纳里(Matt Flannery)合作,透过 Kiva 网站以微型信贷模式帮助全球的贫困者。这些多元的经验,帮助我培养判断创业模式成败的眼光。

经营 LinkedIn 不但让我有机会帮助会员开拓更多新机会,也帮助我投资的公司发展得更好,这个双重身分让我体悟到一点:成功新创企业所採用的商业策略,和成功个人所採用的职业策略非常相似。

此后,我开始把 20 年来在硅谷幸运学到的东西浓缩成策略架构,发展应用「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事业」的概念,我也是用这种方式来看待自己的职业生涯:把它当成新创企业来经营。

我认识卡斯诺查时,他正好面临职业生涯的转折点。他已经创立了几家公司,也写过一本谈创业的书,并去过海外许多地方,正决定是要多投入科技创业、多写作、多到国外旅游,还是三者兼顾。当时他才二十几岁,正在努力思索一些问题,像是应该对未来几年做好规划?承担哪种职业风险是明智的?如何多方实验、累积专业经验?然后他提到一点令我很感兴趣,他说即使他的下一步不是创立公司,还是会以创业家的方式来因应重要的职业生涯问题。

我和卡斯诺查认识的前几个月,他走访数十个国家,见了数千位学生、创业家、记者和企业人士,从美国中部社区大学的学生、印尼乡下的小企业主,到哥伦比亚的政府官员,接触的对象包罗万象。他到这些遥远的地方,畅谈自己的经验,同时观察、学习当地优秀人才的抱负和态度。他注意到一件特别的事情:创业精神就算在离硅谷数千英里以外的地方都有,而拥有自创思维的人不见得开公司,他们可能不认为自己是创业家,但他们面对人生的方式和硅谷创业家一模一样,他们自立自强、机灵应变、充满雄心壮志、懂得善用各方资源。

这些经验让他得出和我一样的结论:创业精神是一种人生理念,不限于商业上使用;这是放诸四海皆準的理念,不只有美国才有,这是我在担任全球创业组织 Endeavor 董事时体认到的。再加上我俩差了 20 岁,却有类似的想法,可见这也是一种终身的理念,不限于某个世代。

在深入探讨如何运用创业精神改变职业生涯以前,我们需要先知道我们正面对什幺危机。如果要说明不以创业精神看待人生会有什幺风险,我想,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顾一个曾代表创业精神的产业,那就是底特律。

底特律的故事

20 世纪中叶,底特律拜福特汽车、通用汽车、克莱斯勒三家新创企业所赐,蓬勃发展成充满活力的世界之都。当时,这些汽车製造商都非常创新,福特发明以组装线量产汽车和卡车的方法,从此永远改变製造业。

通用和它的传奇董事长艾尔弗雷德‧斯隆(Alfred Sloan)开发出一套管理与组织系统,数百家企业纷纷起而效尤。这三家公司充满远见,大胆相信在这个倡导开拓疆域的国家,汽车会无处不在,而这在当时鲜少人认同。斯隆承诺「以各类车型满足各阶层的各种用途需求」,亨利‧福特(Henry Ford)则说会打造出「价格低廉的汽车,让有薪阶级都买得起」。

就像所有顶尖创业家一样,他们不只筑梦,更创造出他们梦想的未来。在 20 世纪后半叶,美国三大车厂总共生产上亿台创新、时髦的汽车,卖到世界的各个角落。1955 年,通用成为史上第一家营收超过 10 亿美元的企业。1950 年代末期,它已是称霸世界的龙头企业,规模大到连美国司法部都认为应该要分割成几家公司。

在这些公司里工作可说是传统电扶梯职业生涯的最佳範例,工作保障无可匹敌,几乎没有人会被革职。如果你欠缺必要的技能,雇主会训练你。通用甚至成立大学,结合学术与工厂实务,毕业后几乎保证终身就业,并享有附带福利。随着工作年资的累积,你的位阶也会逐渐上升。

在汽车业繁盛的年代,底特律市蓬勃发展,那是汇集梦想、财富、新世代科技的地方。「当时,那里就像今天的硅谷。」当地报纸专栏作家汤姆‧瓦许(Tom Walsh)回顾底特律的黄金年代时如此表示。

在那个年代,创业家日进斗金,上百万人涌进底特律掏金,涌入的盛况使底特律成为美国人口第四多的城市。当地的薪资也高,底特律市民的收入中位数居全美之冠。买房人口激增,除了谋生容易以外,底特律也以媲美芝加哥和纽约的多元化、活力、富有文化及进取精神而自豪。它是第一个分配电话号码给个人、铺设第一条水泥道路、兴建第一条高速公路的城市。

从 1940 到 1960 年代,底特律可说是美国的珍宝,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盛讚:「底特律三个字,在全球相当于美国伟大工业的代名词。」那是「民主兵工厂」(arsenal of democracy)的关键,象徵美国的卓越主义,世界各地的访客都争相涌入,一睹最优异的创业精神和创新。

但后来,底特律的车厂失去创业精神,创业家变成劳工,底特律就像铁达尼号撞上冰山一角一样,开始缓慢地下沉到水底。

从繁荣到衰败

「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即使海外竞争对手超越我们,我们仍在掩饰问题,逃避棘手的抉择。如今,我们已经穷途末路。」2009 年,美国总统欧巴马在记者会上这样说,他宣布放款 770 亿美元给通用和克莱斯勒,并提供福特信用额度,以支撑它们安度破产难关。对老一辈在底特律的荣光下成长的美国人来说,欧巴马这番话道尽 30 年来的衰退和幻灭。

究竟发生了什幺事?发生的事情很多,但最大的问题在于:汽车业过得太安逸。一如英特尔共同创办人安迪‧葛洛夫(Andy Grove)的名言:「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。」他的意思是说,成功延续不易,完美稍纵即逝,当你觉得成功理所当然时,就是竞争对手直扑上来之日。就这点来看,汽车业的管理高层,无疑都不是偏执狂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